潜心教书育英才——记我校首位教学型教授黄振友

时间:2018-09-10 17:08 来源:南理工 浏览数:79

盛夏七月,阳光炙烤,酷热难当。在理学院一间办公室里,年逾五十,长相清瘦的黄振友正在专心准备着新学期的课程。从教近三十年来,在日复一日的教学当中黄振友已养成了一个习惯:承担的课程不论教过多少遍,重新讲授之前,他都要根据以往教学的心得重新编排内容,编写相关教案。

  

  

在今年的职称申报中,我校理学院应用数学系的黄振友老师有幸成为了我校获评以教学为主型教授的第一人。在周围同事与学生的眼中,黄振友就是这样一位在教学上尽职尽责、精益求精的人。他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教师必须首先做好自己的主业,要真正把教学当回事来认真对待”

黄振友是一位视教学如生命的好老师。曾师从黄振友,现为理学院应用数学系博士生导师的杨传富教授向记者讲述了一件至今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情:那是2016年冬天的一个周末,黄振友遭遇了一次交通事故,左肩骨裂,医生叮嘱他至少要在家静养两周左右的时间。可是想到每周必上的研究生课程,黄振友便在家待不住了。为了不影响教学,他不顾医生的叮嘱和自身的伤痛,准时出现在了课堂上。那段时间,黄老师左臂打着厚厚的石膏和绷带,经常痛得夜不能寐。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坚持教学,从没耽误过一节课。他这种心系学生和教学的敬业精神,让学生和身边的同事从心里由衷地敬佩他。

从小就立志当老师的黄振友,1984年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后,如愿成为了一名教师。然而为了能在学术领域取得更大的成就,他选择了继续学习深造,先后在内蒙古大学和南京大学攻读了硕士与博士学位。

1997年,怀揣着为国防军工事业培育英才的梦想,黄振友从南京大学来到南理工,开始了在这所著名军工学府里教书育人的职业生涯。

初到学校的时候,面对着应用数学系较为紧张的师资,黄振友主动承担了《数学分析》《实变函数》《泛函分析》《复变函数》等多门专业基础课的教学工作。

繁重的教学之余,为了让系里的年轻教师和研究生在学术上尽快地成长,黄振友又挤出时间,在系里办起了讨论班,组织他们阅读书籍和文献资料,通过轮流报告的形式展开交流研讨,帮助年轻人提升专业素养和学术研究的能力。从那时起,每周二次的讨论班活动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从未中断过。

作为他的学生,徐小川同学回忆说,黄老师要求很严,每位参与报告的讨论班成员事先都被要求认真备课,并随时准备回答他和其他老师们的各种提问。而在报告的过程中,黄老师还会从数学语言的表述、讲课的方式、命题之间的推导等各个环节耐心地给予指导。遇到有不规范的地方,他都会及时地进行批评指正,并且亲自板书给我们示范。

皇天不负有心人。严格的要求加上悉心的指导,黄振友终于带出了一支专业过硬、学术扎实的团队,成为了理学院应用数学系教学与科研上的中坚力量。

为师者当以桃李满天下为荣。黄振友如今已培养出了28名硕士生,协助指导了3名博士生。而令他引以为荣的是,在这批弟子当中,已有多人在国内外有着一定的学术影响力。如留校任教的杨传富;清华大学的何凌冰;中央财大的张少钦;美国加州大学的刘文才;南京林业大学的王於平;河海大学的王一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施德才等等。

黄振友常说,师者以教为本。在南理工执教以来,他教授过的各类课程多达16门,涵盖了从本科生到研究生的各个层次。由于其教学的绝大部分课程为难度高的专业课程,为了取得好的教学效果,他没有选用现成的教材简单地照本宣科,而是常常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重新编写相关讲义,并亲自打印好分发给学生使用。

长期的教学磨砺非但没有让黄振友产生过丝毫的倦怠,反而促使他对教师的职业有了更深厚的情怀以及更高远的追求——

“教师不能仅仅满足于传授专业知识,还应当在课堂上向学生传播先进的文化理念和科学思想”

“师者,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这是《礼记》中对为人师者所应承担职责的论述,也是古人对教师职业道德的认知。而黄振友认为:“一个好的高校教师,不能仅仅满足于传播知识,传播技术,还应当传播与之相关的科学思想,尤其是对学生科学精神的培养。”

理工科类的课程教学还应当添加一些人文性的讲授,这样有益于增强课程的知识性、趣味性,加深学生的认识与理解,这是黄振友长期从事专业教学的切身体会。很多著名的数学概念和定理都是一代代数学家经过反复地求证,逐步完善起来的,其科学探索的背后蕴涵的是人类探索事物的本质规律所经历的曲折而艰辛的过程,同时也彰显着人类思想与真理的光辉。在教学中如果能结合着这些知识来讲,不仅可以让深奥的理论变得生动起来,而且还有助于培育学生不畏艰难,孜孜以求探索科学的精神。

网络信息时代的大学教育,教师究竟该怎样教好学生呢?黄振友也在反复思考、酝酿着教学上的新理念、不断探索并尝试着一些新的方法和手段。他在教学中秉持的理念是——

教师要善于把一些抽象的专业理论和概念通俗化,要在教学中尽可能地运用学生最有可能掌握的而不是最应当懂得的话语词汇来讲课

众所周之,高等数学与初等数学相比,其难度和深度无疑都增大了许多。并且在学习方法与思维模式上更是有着天壤之别。因此,对于许多刚进入大学学习,初次接触高等数学的学子来说,难免就会形成高等数学理论抽象、知识难懂的印象。

黄振友始终坚信教学相长的道理,他认为学生接受知识与提高能力的关键还是在于教师。针对部分学生产生的畏学甚至厌学的情绪,他主张把抽象的理论通俗化,把抽象概念与学生 “最可能理解”的常识建立起联系,而不是仅仅把数学的严谨的理论体系用“最应当理解”的“正确”方案抽象地讲给学生。他说,数学概念和表述的确比较抽象,也不易于理解。但这恰恰也是数学这门学科的魅力所在。难懂并不表明学生就不能够很好地理解和掌握,关键还在于教师能不能将其通俗到植根于学生已有的熟知的知识体系。同时,老师还要能把握教学内容与后续课程以及科研方向的联系。

吕康是黄振友正在指导的硕士研究生。他由衷地敬佩老师的教学能力。他说,许多令学生头疼不已的知识难点黄老师都能够在课堂上用简单易懂的知识通过类比的方式加以阐释,有助于同学们厘清知识的来龙去脉。

要想成为教学上受学生欢迎的老师,首先必须打牢自身的知识功底。令记者颇感意外的是,身为大学数学专业的教师,黄振友的知识范畴却远远超出了数学学科的范畴。他兴趣广泛,空闲时间爱读有关中外历史的书籍,对数学发展的历史也是如数家珍,了如指掌。此外,这位数学教授居然对文史著作兴趣浓厚。《古代汉语》《鲁迅全集》这些中文专业的书籍,他不仅读起来爱不释手,而且还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数学、历史与文学,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知识,在黄振友看来其实都是相融相通的。因为爱好中外历史,他具备了广博的跨学科知识;又因为爱看文学书籍,他拥有了更为丰富的语言表达能力,这些都让他在学习中受益匪浅,在教学上如虎添翼。听过他课的学生普遍反映:“黄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任何抽象的概念、枯燥的理论,通过他的讲授总能变得具象而生动起来,我们理解起来也变得轻松多了。”

结合实际教学的感受,黄振友说,确有一部分的教师习惯于居高临下,从传授知识的角度要求和对待学生。为此,他们往往运用学生“应当理解”的教学方式来上课,却很少顾及学生学习的感受。其结果就是:老师台上口若悬河地说,学生台下云里雾里地听。这样的教学效果又能有几何呢?反过来看,做老师的如果能主动转换思维,从便于学生更好地学习理解和掌握知识的角度,善于运用他们“可能理解”的语言形式和教学手段,竭尽所能地把一些抽象的概念通俗化、让一些枯燥的专业理论变得生动起来,那效果就完全不同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教师教学理念与教学艺术的完美体现。

二十余载潜心教学的同时,黄振友同样在学术研究上建树颇丰。他先后主持了2项省级教学教改项目;参与了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或中外交流基金项目;合作出版教材4部;带领讨论班进行常微分算子反谱理论研究,与同行合作发表文章30余篇。

传道、授业、解惑,这是黄振友一生钟爱的职业,更是他执着坚守的事业。面对未来,他表示自己会一如既往地扎根三尺讲台,为国家和社会培育出更多的精英人才。